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监督纵横

抓环境保护就是抓高质量发展

来源:作者:彭 劲 | 发布日期:2019-01-24 | 点击次数:
——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热议环境保护工作
 
  “要强化生态环境保护,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让湖北天更蓝、地更绿、水更清。”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湖北时表达了这样的期望。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接二连三就生态文明建设的密集发声,充分证明对生态环境保护的重视已经纳入顶层设计,金山银山就是绿水青山,抓环境保护就是抓高质量发展。
  年关将至,面对总书记的殷切嘱托,武汉市一年来在环保方面做了哪些工作?环保目标是否达标?带着这些疑问,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听取并审议了《武汉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办法(草案)》(以下简称办法草案)和关于环境状况和环境保护目标完成情况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指数易降,理念难转——保护需要标本兼治
  “雾霾”这个词自2013年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后,空气质量就成为人民群众最关注的指标之一。据报告显示,今年1至10月,按照国家规范剔除沙尘天气影响后,武汉市空气优良天数比例为71.4%,同比下降了5.4个百分点,其中重度及以上污染4天。
  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市产业结构偏重,且火电、钢铁、石化等重化工业多布局于城市上风向,大气污染物排放量更是占到全市工业排放的70%以上,而以绿色发展为主体的新兴产业尚未形成较大规模,煤炭消费总量虽然逐年下降,但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并未得到根本转变。
  对此,刘义红委员感触颇深,“武汉火车站是武汉的一张名片,但只要经过那里,就能看到周边的大烟囱不间断地排放。”他指出,按照长江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要求,武汉化工区正处在一个转型关键期,决不能再迁入化工企业,对现有不符合环保和未来发展要求的企业,要加强改造监督监管力度,坚决杜绝偷排乱象。
  “必须从解决短期环境保护目标导向,转为构筑长效生态治理理念。”作为国内环境经济领域的专家,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刘传江一语道出生态文明建设的真谛,他认为,生态文明是工业文明的升级版,暂时关停污染企业,的确能让某些指数下降,但是生态的自我循环、修复能力,生物多样性等,不是用简单的关停手段就能搞定的。经济要升级,不能靠植树种草,而是要完善产业准入退出机制,由单一生产领域控制向生产和生活方式并重转变。生态治理是长远的、系统的、广义的,远比环境层面更高,要从系统抓起,重在治本。
  两位委员的真知灼见也引来了左绍斌委员的共鸣。
  “省环境保护督察组指出武汉在水环境治理、区域性行业性环境问题等方面还存在诸多障碍,这是系统性的问题。”左绍斌直言,有些问题过去一直是短板,没有下决心整治,导致越来越严重,应该借国家、省对我市环境督察的契机,把武汉的环境保护、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做实,通过系统发力,长抓不懈,形成生态环境治理的长效机制,以求标本兼治。
  
约谈提醒,离任审计——监督需要扩点拓面
  左绍斌委员的发言在办法草案和报告中其实已有印证,两者都不约而同地在加强环境保护监督工作方面着墨许多。无论是办法草案制定有关对未履行环保职责的部门和人员进行约谈的规定,还是报告中提及的成立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工作小组,都强烈地传达出一个讯号——忽视环境保护,将被“问责”。
  2018年以来,市政府首次发布了2016年各区生态文明建设年度评价结果,并拟定《武汉市市直部门与各区环境保护同责规定》,构建市直部门与各区环境保护同责机制。对各区党委政府专设生态环境类指标,将改善生态环境质量、环保督查整改等作为重点考核内容。
  “1-10月,我们公布了各区改善空气质量考核排名情况,实施预警16次,并对东西湖区、武汉开发区进行了约谈提醒。”报告中,市环保局负责人直言不讳地点名排名末位的两个区,颇有些“不留情面”的意味。
  事实上,在日趋严格的中央和省级环保督察下,武汉市政府早已暗自“发力”:生态环境部饮用水源专项督查交办的58个问题,已经整改到位56个,余下2个也正按照既定安排全力整改;“清废行动2018”中挂牌督办的6个问题,已经摘牌销号5个;针对国家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督查指出的巡司河、黄孝河等存在黑臭问题,启动了渠道清淤、水生态修复和生态补水工程;“绿盾2018”自然保护区监督检查专项行动中有关湿地自然保护区的违规建筑,已拆除面积4822.35平方米……
  与行动同步的,还有制度的完善。
  办法草案第七条规定,市政府按照相关规定对未履行环境保护职责或者履行环境保护职责不到位的部门、区人民政府负责人进行约谈。可以委托市环保主管部门单独实施约谈,或者会同考评等部门和机构共同约谈。
  王弘岗委员认为,普通环境保护问题不应轻易委托约谈。而影响较大的问题交给环保部门约谈力度又很有限。作为行政问责的手段之一,对约谈的条件设定应该更加审慎。
  “其实相比约谈这种方式,加强群众监督倒不失为一步妙招。”王弘岗委员说,群众监督是很重要的一个监督方式,报告中提出要认真受理群众举报、媒体曝光的污染扰民问题,将投诉作为执法线索继续加大环境执法力度,不断提升环境监管的效能。这些措施应该写入条例,群众监督并不高深,应该渠道化、常态化,而不是等着上级督查的时候才重视群众监督的途径。
  
雨污分流,城郊统筹——治水需要克难攻坚
  作为以水闻名的城市,水环境的保护与治理永远是武汉人绕不开的一个话题。面对水质性缺水和水污染形势严峻的现实,市政府在向市人大常委会报告时,引用了大量数据来印证打赢“碧水保卫战”的决心。
  今年以来,全市“四水共治”建设工程项目投资195亿元,占计划投资额68%,南太子湖污水处理厂改扩建工程、江夏污水处理厂一期工程基本完工,新增污水处理能力30万吨/日,中心城区污水管网完善率达到86%。全市雨污分流改造完成率达到66%,华农、中南民大等5所高校基本完成校内雨污分流改造工程。集中开展的“春季碧水攻坚战”、“清流行动”等行动中,39条水体已启动提质攻坚工程,截污、清淤完成进度分别达到55%、42%。
  值得注意的是,在肯定成绩的同时,报告并未刻意回避存在的问题,而是直面城镇生活污水收集处理设施建设及运行存在缺口、入河湖排污口管控不严、农村地区污水收集管网建设滞后等难点,并筹划以共抓长江大保护为牵引,开展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农业面源、饮用水源、黑臭水体五大专项整治行动。
  曾在水务系统奋战多年的左绍斌委员直言,目前农村是武汉市治水的最大短板,进度与国内部分地区相比明显落后。根据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三年行动计划,2018年乡镇污水处理要求全覆盖,而现实是目前仍有10余个建制镇尚处于空白,急需通过强有力举措加快推进。
  左绍斌委员提出的严峻形势,王卫国委员也深有同感,“我们在湖南、河南考察时,发现当地的农村环保卫生做得非常好,相比之下,武汉新城区问题就很严重。”王卫国指出,近几年新城区大力发展了很多工业园区,如果污水处理设施建设没有跟上而导致工业园区污水没有处理好,那带来的问题将更加严重。
  “梁子湖的水质不达标、巡司河存在黑臭现象、中心城区还有劣Ⅴ类湖泊,新城区湖泊水质下降,都说明武汉治水之路依然任重道远。”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刘立勇对此显得格外语重心长。
  刘立勇强调,距离“十三五”规划收官还有两年,各项指标要想达标,市政府和相关部门必须强化时间概念,统筹兼顾,突出重点。“唯有重拳治水,才能克难攻坚,做好武汉‘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