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监督纵横

“普九”获赞后,现实困境怎么办?

来源:作者:张 霆 | 发布日期:2018-11-22 | 点击次数: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自1986年7月1日起施行,历经1次修订和1次修正,这部切实关系到每一个孩子基础培养和成长的法律,在贯彻实施的30余年间,历经无数现实的激烈碰撞。截至2017年底,武汉全市共有义务教育学校876所,在校生74万余人,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9.89%,诸多成绩领先全国、全省。但是,众多成绩的华盖下,现实仍是困难重重……
    
领先全国的多项“亮点”
  义务教育是实施“科教兴国”的奠基工程,近年来,我市在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上成绩斐然,素质教育、学校建设、教师队伍等多方面成果屡获教育部肯定。
  素质教育全面实施。国学经典诵读、优秀传统文化进校园活动实现全覆盖,武昌区“20+20亲近母语行动”经验获教育部推介;武汉市被教育部命名为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改革试验区,教育部体卫艺司王登峰司长对我市相关工作给予充分肯定;教育部联合国家卫健委向武汉市授予“全国学生视力健康管理示范区”牌匾,我市近视眼防控工作得到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同志和教育部领导肯定;武汉市承担的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任务,成果入选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典型案例库,收入《武汉新实践》一书。
  学校均衡建设加强。全国基础教育信息化应用现场会在武汉召开,教育部对我市教育信息化工作给予充分肯定,武汉市完成全市中小学“班班通”设备、中小学专任教师用计算机1:1,中小学学生用计算机7:1的配备;我市受邀参与国家教育信息化政策顶层设计,承担“三通工程”标准研制,教育部转发我市“三通工程”实施意见,《中国教育报》给予专题报道。
  教师整体素质提高。我市接受教育部师德督查组检查,承办全省师德建设现场推进会,武汉市师德师风工作获得教育部和省教育厅领导肯定,中小学师德建设入选全省教师队伍建设10大创新事项。
    
赞誉背后的校方困境
  然而,成绩的背后,校方确实面临着不小的困境,尤其教育配建、教师队伍结构等方面,一些问题很突出、很敏感,难推动、推不动,是阻碍教育发展的巨大“绊脚石”。
  教育用地落实、拆迁较为复杂。有些规划控制的教育用地被其它项目占用或属于一些特殊单位,有些规划控制教育用地上目前建有大量密集的宿舍区或私宅,征用成本很高。同时,经费筹措与实际需要有较大差距,部分区由于财力有限,投入力度难以满足实际需要,造成教育配建滞后于城市开发建设,形成潜在的入学隐患。还有,前期手续办理难。基本建设项目前期手续涉及方方面面,程序复杂,办理周期长,影响项目尽早开工建设。
  教师总量超编与结构性缺编并存。现行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和核定的编制数量,尚未充分估计新一轮生育高峰对教育发展的影响,也不适应新高考改革、小班化教学等要求,超编不够用问题突出,特别是乡村中小学校教师队伍年龄断层、学科结构失衡等问题明显。同时,部分地区在教师工资待遇、特别是“五奖”的财政保障方面,与当地公务员仍有一定差距,尚未完全达到“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的要求。教师评聘矛盾仍未根本性缓解,“高职低聘”、“评而未聘”、高级职称晋升困难等问题仍普遍存在,影响教师的工作积极性。
 
家长、孩子压力山大
  身处困境的绝不仅仅是校方,在义务教育这个看似至关重要的“黄金九年”,家长和孩子们的期待与现实困境更是形成强烈反差,各种压力考验的甚至是一个家庭的三代人。
  ——经济负担重、培优成常态
  “少数老师不在课堂上把应该交给学生的知识教到位,而是要家长另外掏钱补课;甚至从幼儿园之前,培优都成为了一种常态,市民在教育上的压力越来越大。” 程耀明委员说。
  “虽然培优问题很多部门在整治,但效果不明显,仍然到处都在培优。”孙天文委员亦说到,关键是如何规范,不能让小孩和家长的负担都很重,要综合治理。
  ——教育资源失衡、优质师资流失
  教育资源滞后于城市发展是众多委员提出的突出问题。郭刚艳、周少东、袁继刚、涂家顺等委员均提出,目前中心城区,城中村、旧城改造速度加快,房地产发展踊跃,吸引了很多人到城里来购房,同时二孩开放,人口增加,很多农村偏远地区学生都流向了城镇,明显感觉教育资源跟不上,学校布局不合理及校舍建设滞后等问题更加凸显。
  “像这样新建、新开发的位置需要配建一些学校,教育局提出的配建,相关部门需要支持,整体推进。规划部门应从源头整改,如果打包,两级政府应该有强硬的措施来保障。教育资源配套问题几年后仍会不断存在,在规划之中应该把它一并考虑。”委员们建议。
  优质师资流失也是家长们普遍担心的问题。“好老师都被中心城区挖走了,目前郊区师资力量非常薄弱”,刘成奎委员说。
  然而,问题不仅仅存在于城乡之间,即便是城中,校与校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任伟中委员举例说,“比如某高中培养了一名状元,班主任一下被另一所名校挖走了,这样学校之间的差距就越来越大。”
  ——隐性不公问题普遍、择校情况依旧突出
  任伟中、李立新委员说,在依法维护学生平等受教育权利时,还要注意隐性公平,比如学校分班、座位安排,入校出生时间等,现在不少家长为了让孩子上学,人为更改户口和选择出生时间。有很多教师只抓优生,忽略差生,还有些教师师德存在问题,对孩子冷暴力。这些都会影响到学生的自信心和心理健康,也有悖教育的本真。
  刘健勤、耿洪山委员说,择校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甚至从幼儿园开始,花钱择校、找关系择校现象仍然很普遍。为什么普遍要择校,不仅是硬件设施和师资力量存在差异,各种教育资源不平衡情况仍然存在。
  “教师应进行动态管理,实行流动机制和进出机制。”针对上述问题,任伟中、袁继刚等多位委员提出建议,教师内部结构不合理需要优化,要吸引更多优秀的高素质人才进入教师队伍,实行名优教师轮岗,由好的名校来带动差校。特别是学前教育,应重新核定培训,同时可加强远程网络教育,让更多学校和孩子享受优质教育资源。
  教育对国家和民族的发展至关重要,而义务教育是我国教育的基本,我国要实现中国梦,必须好好发展教育。安卫东委员提出,要正确贯彻落实教育法的意识,坚持把义务教育摆在第一位,不断提高教育质量,着力解决义务教育的难点,生育政策调整导致学龄儿童激增现象;继续做好农村义务教育建设,确保农村留守儿童就近入学,进一步推进素质教育,着力提高教育质量;着力提高教师队伍素质,平衡教师队伍区域间发展差异,解决学科和专业技术岗位结构,收入待遇不合理问题,保障教师积极性的发挥和教师队伍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