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监督纵横

高质量发展托起复兴大武汉城市梦

来源:作者:谭雅婷 | 发布日期:2018-03-20
——湖北省第十三届人大第一次会议武汉代表团审议侧记
 
  过去五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3.65万亿元,净增1.43万亿元;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连续跨越2千亿元、3千亿元台阶;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31889元和13812元,年均分别增长9.1%和10%,均跑赢经济增速……
  未来五年,到2022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5万亿元,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到8.5万元,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4.5万元和2万元……
  好去长江千万里,勇立潮头敢为先。五年来,作为湖北省“头雁”的武汉市,拼博赶超,敢为人先,追求卓越,主要经济指标领跑全省。 2017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1.34万亿元。计划到2035年,基本建成现代化、国际化、生态化大武汉,基本建成国家中心城市和世界亮点城市。到2050年,实现大武汉的全面复兴。
  新时代,新起点,新征程,新作为,为实现全面复兴,武汉已做好准备,蓄势待发。
  2018年1月24日开幕的湖北省第十三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上,面对一份跨越十年的政府工作报告,125名来自武汉代表团的代表们肩负责任与担当,用最关注的目光、最热烈的情怀、最诚挚的话语、最细腻的思量,为全面复兴大武汉伟大城市梦想捧出一颗颗最谦卑、热情、努力的初心。
   
高质量发展:强省强市新方向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发展仍是第一要务。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湖北、武汉必须走出一条从新常态、新需求到新功能、新供给的高质量之路。”省人大代表刘立勇开宗明义,未来五年,高质量发展已成强省强市新方向:“要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创新发展之路;走挖掘优势、转化劣势、顺应时势的优势再造之路;走引进吸收、输出扩张、全面开放的开放经济之路;走新兴多元、优势集群、特色高端的产业发展之路;走城市发达、农村富裕、环境友好的持续健康发展之路。”
  长江战略、长江时代……2017年,国家对长江发展的关注空前,长江新城、长江新区更成为代表们关注的热点。余松代表希望新城新区协同发展,建议将长江新城和长江新区规划建设工作列为省级重大战略项目,从省级层面进一步统筹协调相关资源。张忠军代表则提出了对新城新区更高的期待:长江新城(新区)建设要有选择地借鉴雄安新区等地在规划、收储、管控、建设等方面经验,打造创新政策的“南方试验田”。“抓紧搭建新产业平台,重点引进前沿信息技术、现代金融、高端技术研究、高端服务等产业;在产城融合等领域实现重点突破,探索特色路径;加大核心功能整合力度,如整合武汉长江中游航运中心和国家航天产业基地,促进‘港产城’融合等。”
  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是高质量发展的题中应有之意,也是供给侧改革的内在要求。王吉代表说,武汉经济开发区是汽车制造业基地,汽车产值比重超过85%,产品以传统燃油车为主,迫切需要转型升级。“希望省里支持武汉经济开发区申报国家级产业升级转型示范区,助推开发区转型发展。” 
  程用文代表结合东湖高新区实际,建议把创新引领放在第一位,将高校创新、企业创新和政府创新有机结合,把高质量发展作为重中之重,推动经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着力培育名家、名企、名品。程代表提出,“把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中国(湖北)自贸区武汉片区改革有机结合,围绕‘放管服’改革创新体制机制,打造更好营商环境。”
  响应高质量发展要求,代表们希望武汉能进一步提升发展的“含金量”,真正实现“强”的目标。王宝磊代表说,要加快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融合,实施智能制造行动计划,以信息化、智能化技术提升发展质量。杨洁代表提出,要加快国家网络安全人才与创新基地建设,落实湖北“数据强省”战略。刘谦代表建议发挥重大创新平台的牵引作用,打造重大创新平台牵引的创新链,实现科技创新和产业创新的深度融合。“建议尽快筹建和申报武汉光电产业创新中心,进一步补齐在投资孵化,科技服务,扶持政策等方面的创新要素短板,加强对工研院这类科技成果转化机构的支持,推动科技成果转化。”
  今年的省政府工作报告直接提到“武汉”17次之多,代表们普遍认为,这体现了省委省政府对武汉的重视,坚定了武汉发展的信心。
  省人大代表、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毫不讳言,武汉要“争当高质量发展的标兵,更好发挥湖北‘主中心’作用”。
  省人大代表、省委书记蒋超良更直接提出对武汉的期待与要求:在全省发展大局中更好发挥武汉的龙头带动作用。
 
高素质人才:创新驱动原动力
  “人才资源是第一资源。” 在经济发展方式从“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转变的今天,2017年武汉的人才发展战略和声势浩大的招才引智工作,在全国产生了广泛影响。“一留一回,两个百万”让世人看到了武汉对人才的渴望与对城市未来的野心。
  正如沈爱贞代表所说,人才是能够让创新落地的关键,“对于人才要引得进、留得住、发展得好”。
  作为教育大省、科教强市,怎样才能在新时代人才竞争中近水楼台先得月?
  “要整合部属高校、地方政府、地方高校以及产业界资源,将湖北科教资源转化为地方发展优势。”赵立新代表的话也许代表了许多湖北人、武汉人的心声。 
  路钢代表直指湖北要破解科教优势和经济结构调整“两张皮”问题,建议以高校“双一流”建设投入为杠杆,坚持人才导向、问题导向、服务导向,地方资助高校引进人才,高校帮助地方解决问题、做好服务。
  周华民代表进一步提出,要把大学生留汉工程变成留鄂工程,上升为全省战略,支持大学生在湖北创新创业、安居乐业。
  让人才“留下来”,还要让人才“干起来”。徐青代表建议要充分发挥湖北人才高地优势,加强前沿技术研究,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科技领域给予更多关注,加强产学研用深度融合。
  2017年,武汉正式入选全球创意城市网络“设计之都”,成为中国内陆首个“设计之都”,也成为武汉创新驱动又一亮点。
  在项明武代表眼中,推进设计之都建设,首先要以规划引导产业发展,为设计之都建设提供更好条件和环境,集聚人才。桂学文代表认为,武汉很多设计力量在国际国内领先,要进一步发挥武汉设计之都的功能作用,就要大力吸引留住人才,强强联合,推动跨越式创新发展。余松代表更直接提出希望加大对中小企业和年轻设计师的关注和支持,营造鼓励创意创新的宽松氛围,进一步集聚资源,提升“设计之都”产业活力。
   
高标准环保:美丽武汉新要求
  更蓝的天空、更清新的空气、更洁净的水、更安全的生活环境……这是在环境问题成为世界难题的今天,老百姓对美好生活最基本的期许之一。十九大以后,“美丽”成为新时代环保的更高标准与最新要求。
  对此,项明武代表明确提出:“污染防治工作要设定更高的目标。”对如水污染、土壤污染等影响长久的问题,“应实施全面治理”。
  在水环境治理方面,刘家海代表建议,要制定更严格的涉水行业环保标准并严格实施。对传统重化工企业提档改造和转型升级给予更大支持,指导制定高效、可行的路线图,助推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罗建兰代表则提出成立专门的跨区域湖泊管理机制,统一行使湖泊管理职能,建立健全跨区域湖泊治理长效管理机制。
  在治理土地污染方面,赵立新代表提出要继续加大土壤污染治理力度,更加重视农村面源污染问题。张全发代表也提出,要进一步改善农村环境,鼓励发展一些循环经济产业、绿色产业,加强生态保护,做好生态补偿等工作。
  发展与污染永远是一对矛盾。作为传统重工业基地,武汉如何走出一条绿色发展新路?刘栿堂代表说:“要坚定不移地探索重化工区经济转型、绿色发展的路径,积极推进重化工区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
  刘代表建议,污染防治三年攻坚行动选取污染物排放量大、环境污染较为严重的区域先治、重治。“希望能从省级层面对企业提标改造及周边环境治理、生态项目建设给予更大支持。”
  对污染,朱敦尧代表建议政府要进一步加大污染治理力度,按照“谁污染谁治理”原则,将相关责任压实到排污单位。对科学发展,许江代表建议进一步完善相关配套政策,实现生态区域保护与生态资源利用的有机结合。
  来自武钢的郭斌代表当场表态,武钢集团正在扎实推进转型发展,拟打造花园式工厂,建设华中地区最大规模的大数据中心,大力发展绿色产业。
    
高水平民生:城市发展新高度
  1月 24日,省长王晓东在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人民、民生、老百姓、为民等字眼40多次。暖暖的民生温度,赢得全场阵阵热烈掌声。
  前不久召开的武汉市“两会”上,市委书记陈一新曾这样说道:“一手托起城市伟大梦想,尽心尽责为大武汉谋复兴;一手托起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全心全意为老百姓谋幸福。”
  这一切都在要求我们在工作中,大写“人民”二字,用民生温度彰显城市新高度。
  这一语也道尽了代表们的心声。
  “精准扶贫是当前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张利代表说,当前很多贫困村缺乏资源,难以找到合适的项目。他建议加强研究贫困人口脱贫的长效机制,在实践中探讨资产扶贫方式,精准实施贫困村脱贫。
  “脱贫项目安排精准、资金使用精准,措施到户精准,脱贫成效精准,都离不开科学的社会工作方法。”为此,陈宇代表建议探索以社区为服务平台,加强湖北本土专业社工队伍建设,将脱贫攻坚与社会工作介入模式相结合,实施精准识别、精准扶贫。
  邵桃荣代表则更加关注细节,希望在精准扶贫工作中进一步加大在农村医疗保障等方面的投入,防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除精准扶贫工作以外,教育、医疗等问题仍旧备受代表关注。
  教育公平成为新时代教育需求的热点。朱幼菊代表提出要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建立强校与弱校、大校与小校之间的结对机制,充分发挥骨干教师带头作用。”
  李曼丽代表则更关注农村教育水平的提高:“要加大优质图书馆资源向农村地区、向基层投放力度。要在硬件、信息专任教师、课程设置等方面提高农村学校信息化水平。要加强农村教师队伍建设,整合城乡教师资源,实现双向流动。”
  早期教育也是今年省代表热议重点。“早期教育是最重要的基础教育。”张龙代表的观点得到了路钢、彭丽敏等代表的认同。路钢代表呼吁更多关注低龄儿童的照护问题。彭丽敏代表提出,政府要做引导性投入,带动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加强公共服务保障体系建设,完善早教和托幼社会保障体系。
  来自医疗战线的叶小缅代表强调,医改要广泛征求各方意见,顶层设计的谋划要充分考虑到在推进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深入调研,注重医改方案的可操作性。
  长期关注医疗问题的杨云彦代表提出,发展分级诊疗是解决好“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重要途径,其关键点在基层,要接得上、承得起。远程诊疗是实现分级诊疗的有效模式,建议大力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