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监督纵横

红线的背后是红利

来源:作者:彭 劲 | 发布日期:2018-02-13
  2012年5月1日,武汉市颁布实施了《武汉市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规定》,为城市的发展划下了一道醒目的红线。
  为了确保这道红线里的生态环境真正得到有效保护,武汉市人大常委会不仅制定了全国首部基本生态控制线保护地方法规,还把听取审议基本生态控制线专项工作报告作为每年的“规定动作”延续至今。
  五年来,在市人大常委会的跟踪监督下,这道红线背后所蕴含的生态优势正一步步转化为生态红利,福泽四方。
 
保护要靠“行动派”
  划线只是第一步,只有付诸实际行动,才能将生态保护落到实处。这从一开始就是决策者们的共识。
  五年来,市政府不断深化完善生态空间规划编制体系,在城市总体规划编制中,锚固“两轴两环,六楔多廊”的全域生态框架格局,固化基本生态控制线,对《武汉市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条例》规定的各类生态要素实现应保尽保。在充分保护的基础上,推进生态绿楔内生态、农业、旅游、村庄等功能建设,构建“特色小镇集群+美丽乡村+郊野公园群”的生态空间功能体系。
  相关部门先后完成了永久基本农田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划定、水生态文明建设规划、湖泊“三线一路”保护规划修订等工作,将湖边塘堰等纳入到了湖泊蓝线或者绿线保护范畴。编制了建设滨水生态绿城三年行动计划和“大湖+”主题功能区规划,开展生态绿楔战略实施行动计划,推进全市郊野公园建设。
  针对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市发改委完成了基本生态控制线区域生态补偿实施意见,扩展了生态补偿范围。市国土规划局围绕新增建设项目转入、既有项目改迁等方面,完善“绿中村”建设模式和宅基地标准研究。市园林和林业局则发布《关于印发湖泊履行规划管理操作意见的通知》,全面加强全市166个湖泊绿线维护、调整、变更等管理工作。
  与制定规划、细化法规相比,加强基本生态控制线常态化管理或许是整个保护行动的核心。在市政府的统一部署下,各区及相关职能部门逐步建立起了基本生态控制线长效管理机制。
  2017年1月至今,市国土规划局完成线内项目准入审查50项,确保项目类型和建设控制指标符合要求。青山区和东湖高新区分别探索实施了信息化监控和“全天候遥感监测系统”监测图斑核查,有效防止了线内出现新的违法建设。
  环境监管执法方面,市环保局实施工业污染源全面达标排放计划,组织开展“一园两水四行业”专项执法行动,推进建立全国统一的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控系统,国控企业在线设施数据已经全部接入国家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控平台。
 
违规项目“零审批”
  尽管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实施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不能否认的是,当前依然面临着“控建改迁”工作难度大、保护与民生之间的矛盾、配套政策亟待完善等问题。
  对此,市国土规划局局长盛洪涛表示,下一步将围绕四个方面推进我市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实施。
  一是进一步深化生态空间实施性规划编制。坚持生态保护与乡村振兴战略、“三乡工程”、旅游经济等紧密结合,促进生态空间保护与休闲游憩、都市农业等复合功能体系的建立。深化完善郊野公园群规划、“大湖+”主题功能区规划,有效引导六大绿楔的功能升级和“大湖+”功能区建设;引入国际一流设计机构,加快编制“城轴心”亮点区块规划。
  二是更大力度推进生态项目建设。一方面通过控违查新、新增项目准入管理,以及用地计划管理等多种措施、实施“严控”,对不符合准入条件的项目坚决“零审批”;另一方面创新体制机制,积极筹措和整合专项资金,加大郊野公园、都市田园综合体、环湖绿道、绿色示范乡村等生态工程建设力度,通过亮点项目的示范作用带动生态空间整体功能提升。
  三是加快完善相关配套保障政策。基本生态控制线实施涉及多方利益,还需要抓紧制定出台生态补偿、资金使用、建设项目准入、生态项目建设奖励、绩效考核等方面的具体实施办法。探索生态空间内土地流转、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等创新实施政策,支持基本生态控制线内符合准入要求的生态项目落地。
  四是进一步完善部门长效协调机制。逐步建立全市统一的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平台,实行高校的部门联席制度,实现基本生态控制线内生态资源保护、各项管理工作、各类建设项目的共抓、共管、共建。
 
拓展要打“文化牌”
  2017年11月22日,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有委员提出,基本生态控制线不能一划了之,生态保护不是要搞“无人区”,而是要在保护中合理利用资源,在开发利用中寻求更有效的保护,而这一观点也成为大多数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共识。
  刘传江委员直言,武汉市生态保护的理念与国内其他先进城市相比还比较落后,生态经济学里有个概念叫做生态创新,武汉市划定基本生态控制线就是要提升生态服务功能和价值功能。
  “我们在杭州西溪湿地考察时了解到,当地政府投入了140亿对西溪湿地既有项目实行改迁,成本虽然很高,但通过生态创新和生态系统服务使当地的生态环境得到极大改善,并由此进入良性循环,现在每年盈利20亿元。”刘传江说,这便是生态环境保护与发展相融合的最佳案例。
  对此,顾亦兵委员与刘委员的观点不谋而合。他指出,生态控制线不是简单的湿地、绿地、绿道建设,也包括文化的生态,西溪湿地就蕴含了丰富的人文文化在里面。同样再看武汉的黄花涝特色小镇,进去游览两个小时只能看到半条老旧的石板路,高下立判。
  “古代遗址是一个城市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也是城市文化的‘年轮’。”顾亦兵说,城市在发展过程中不能遗忘文化生态,无论是一座城市,还是一个地区,决策者都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十年发展看经济,百年发展看文化”的道理。
  “事物是发展变化的,基本生态控制线也不可能是一条一成不变的死线。”方道茂委员指出,经济社会的发展离不开重大项目的建设,因此基本生态控制线的调整很有必要。他认为,生态保护不是单纯的保护,而是要在保护中利用。比如蔡甸区,原本拟定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因为基本生态控制线的划定,而改为以旅游观光为主的花博会,这就是保护性利用的例子,“合理的商业开发也能更好地保护生态环境。”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到很多次生态保护,但同时也提到了美丽乡村建设,这说明生态保护要优先保护,同时也要有合理的利用和开发。”张晓玲委员说, 如何将生态保护与美丽乡村、美丽城市建设结合起来才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不能为了保护而保护,自然与人要和谐相处才是最完美的状态。今年市委市政府提出“大湖+”概念,下一步需要好好思考如何推进“大湖+”,把相关的生态园林和美好生活结合在一起。
  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丁雨说,武汉市在基本生态控制线管理工作上是走在全国的前列的,对全市生态环境保护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但这不代表划线之后就什么都不能做了。政府职能部门一定要好好研究开发利用的标准,要把当下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这对矛盾关系处理好,作出更多有益的探索与尝试,以此保障武汉市的长远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