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监督纵横

撑起未成年人的“保护伞”

来源:作者:殷 娜 | 发布日期:2017-11-29 | 点击次数:
——解读《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
 
  未满8岁儿童禁止单独留在车内、保护未成年人隐私、预防校园欺凌事件、提倡“融合教育”……
  9月19日,武汉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以上的社会热点话题在《条例》中都一一有所展现。
 
未满8岁孩子禁止单独留车内 
  家庭是未成年人保护的起点,应当履行首要监护责任。近年来,由于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责任意识不强、监护方式不当,导致未成年人坠楼、溺水和虐待、遗弃未成年人等问题时有发生。
  为此,在《条例》第二章家庭保护中,进一步强化了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履行首要的监护职责和抚养义务;列举了四类禁止性规定;依据《民法总则》,规定了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应当为未满八周岁无民事行为能力的未成年人提供充分监护;增加了未成年人乘车和驾驶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等规定。
  时下,“独留车内”事件再不是个案,更不是偶然现象。其背后暴露出家长对儿童监管意识的淡漠。家长不能把孩子单独留在车内;否则,极容易发生家庭悲剧。比如,广东省佛山市2岁幼儿“被遗忘车内”、安徽省肥东县3岁幼儿“被遗忘车内”、山东省济南市5岁幼儿“被遗忘车内”等等都发生了悲剧,让人心痛,理应敲响家长保护孩子的警钟,社会期盼立法“禁止独留”。
  而今,立法“禁止独留”,把保护儿童提高到法律保护的高度。即便如此,关键还是要认真执行,一旦发生了家庭悲剧是没有后悔药的。
 
未成年人隐私受到保护
  《条例》第五十三条规定,对于未成年人的信件、日记、电子邮件、手机短信和微信等即时通讯软件记录,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隐匿、毁弃;未经本人同意,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擅自开拆、查阅。
  由于传统的家庭观念,未成年人的隐私很容易受到侵犯,所以,在关于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法规中,隐私的保护一直是非常重要也备受关注的一项。从传统的对信件、日记的保护,到现在增加的对电子邮件、手机短信和微信等即时通讯软件记录的保护,反映了时代的发展变化,也反映出对未成年人隐私权保护的加强。
  时代在发展,法治观念在进步,现实中也出现了一些以前从未遇到的问题。比如,未成年人被陌生网友骗往另一个城市,然后被拐卖甚至杀害的事情时有耳闻。
  在《条例(草案)》修改审议的过程中,就有家长代表曾提出,一个信息化时代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当人身安全与隐私保护发生冲突时,哪个应该作为优先考虑的对象?
  这并不意味着作为监护人,家长就可以随心所欲地翻看孩子的微信聊天记录。
  对此,也有委员提出,应该对特殊情况作出更加详细的规定,比如,当未成年人处于何种年龄阶段、遇到何种情况时,监护人或具有特定身份的人可以在不经过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通过何种程序、采取何种措施对其即时通讯软件的记录进行查询。而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最大限度地保护未成年人。
 
未成年人的网络保护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应用,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未成年人占网民比例不断提高,在3月中旬发放的2500份问卷调查中,800名受访未成年人中,有40%的未成年人平均每天上网时间超过1个小时。大量不适宜未成年人接触的信息充斥着网络,危害了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在《条例(草案)》二审时,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胡树华提到了最近十分火爆的网游——《王者荣耀》。“带来的弊病是少年儿童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不到一两个月就有大量的儿童陷入其中,家长无所适从。”胡树华建议,不定期的发布少年儿童相关产品的负面清单,禁止社会、学校、家庭、个人向儿童的传播。
  为此,《条例》采用梯次预防、疏堵结合的方式,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进行了规定。一是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预防和制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二是学校应当对学生进行网络安全和网络文明教育,帮助其形成良好的上网习惯,自觉抵制网络不良信息。三是政府部门应当加强对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和网络信息内容等方面的监督管理,净化网络环境。四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通过技术手段,防止未成年人接触网络不良信息等问题。
    
对校园欺凌说“不”
  校园应当是最阳光、最安全的地方。但近年来校园欺凌事件频发,不仅损害了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也冲击着社会的道德底线,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应当予以高度重视。
  针对校园欺凌事件的防治,《条例》从事前、事中、事后三个阶段进行了规定。
  一是事前预防。规定学校应当保证法治教育课时、普及基本法律知识,加强心理健康教育与辅导,健全应急处置预案,配合教育、公安等部门搭建校园安全信息平台。
  二是及时制止。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学校发现未成年人有校园欺凌等不良行为或者严重不良行为的,应当及时予以制止、教育,必要时向公安机关报告。
  三是事后处置。规定学校应当根据情节轻重,对侵害者进行教育和处理,并做好未成年当事人的心理干预工作。
   
提倡“融合教育”
  在立法调研中,社会学专家、残疾人保护工作者、学校教职工代表都提出了加强“融合教育”的建议,将符合条件的残疾未成年人优先纳入普通学校或者普通学校中的特教班,与普通未成年人一起接受教育,以帮助残疾人更好地融入社会。
  据查,国务院于今年年初修订了《残疾人教育条例》,修改重点之一是积极推进融合教育,优先采取普通教育方式。其中规定“残疾人教育应当提高教育质量,积极推进融合教育,根据残疾人的残疾类别和接受能力,采取普通教育方式或者特殊教育方式,优先采取普通教育方式”,在其余各分章中均贯穿了这一基本思想。
  根据审议意见及《残疾人教育条例》的立法精神和具体规定,《条例》第五十八条明确,优先在部分普通学校中建立特殊教育资源教室并指定其招收残疾未成年人的规定。
  “分别对残疾未成年人分类接受义务教育和建立残疾人教育专家委员会作出规定,作为《条例》的第五十七条、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市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孙天文解读。
    
司法机关的保护职责
  “在对待未成年人犯罪时,需要面对很多问题。”刘健勤委员认为,羁押问题、社区矫正问题、犯罪记录封存问题等都不可忽视。
  “一次调研中,我曾遇到司法机关将未成年人和成人关押在一起的情况。”赵俊新委员全程参与了本次立法,他说,“有人解释是因为那些孩子很小,而且是非暴力犯罪,希望让大人带一带。都是违法犯罪的人,带得好吗?会不会越带越差?所以,这样的解释不能让人信服。”
  根据几次审议和调研收集的意见,《条例》最终增加两条。
  “第三十七条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根据情况,可以依法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成长经历、犯罪原因、监护教育等情况进行调查。”
  “第三十八条对被刑事拘留、逮捕和执行刑罚的未成年人,应当依法与成年人分别关押、分别管理、分别教育。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应当依法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
    
  【立法链接】
  武汉市历来高度重视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并于1992年3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制定、颁行了《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实施办法》,在保障全市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二十五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我市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的整体形势和环境条件都发生了深刻变化,虽然先后经过三次修正,但其仍相对滞后,难以满足工作实践的需要。
  市人大常委会于2016年进行了立法调研,2017年3月,修订工作全面启动。前期,通过座谈、实地走访、书面函询、问卷调查等方式进行集中调研,下发调查问卷2500份。
  5月5日,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听取了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关于《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实施办法(修订草案)》的说明,并进行审议。会上,共有23位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了63条次的意见和建议。
  7月18日,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听取了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关于《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实施办法(修订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并进行审议。会上,有13位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了23条次意见和建议。
  9月1日,市十四届人大法制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听取了市人大常委会法规工作室关于条例(修订草案修改稿)修改情况的汇报,进行了统一审议,形成了《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修订草案表决稿)》〔以下简称条例(修订草案表决稿)〕。
  9月8日,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主任会议听取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关于办法(修订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决定将条例(修订草案表决稿)提请常委会会议表决。
  9月19日,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武汉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