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监督纵横

多措并举 激发实体经济活力

来源:作者:殷 娜 | 发布日期:2017-10-11 | 点击次数:
  “实体经济”,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看到这样的词语,简单说,只要是经过注册的有生产服务活动的经济组织都可以算作实体经济(金融服务业除外)。它是社会生产力的集中体现,也是社会财富和综合国力的物质基础,2017年从中央、省市各级政府都明确提出振兴实体经济。
  市人大常委会高度关注我市实体经济发展。7月18日,在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四次会议上,听取和审议了市人民政府《关于多措并举降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工作情况的报告》。会前,市人大财经委通过会议座谈、第三方问卷调查、城市比较等方式,进行了专题调研。
 
扶持工作初显成效
  ——全面落实税费优惠政策,降低企业税费负担
  全面实施“营改增”,2017年1-4月,全市增值税纳税人总体实现净减税49.79亿元。通过执行各项税收优惠政策,2016年,减免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9.2亿元,落实小型微利企业优惠,减免税款2.92亿元。
  通过下调企业地方教育附加征收率,2017年可降低企业成本4.08亿元。
  ——综合实施“降、缓、补”,降低企业人工成本
  通过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仅就2016年我市参保企业累计降成本约10亿元。
  2016年,通过落实个转期过渡期社会保险费率政策,全市5000多家个体户转型升级为企业,减负超过9亿元。
  ——按需分类加强服务,降低用能成本。
  通过降低企业用电成本,2016年,企业用电支出每年减少1.6亿元。2017年,组织企业参与全省电力直接交易,华星光电、上海通用等35家用电企业成交电量78.92亿千瓦时,预计节约企业用电成本约2.8亿元。
  ——减费增惠拓展新航线,降低企业物流成本
  2013-206年,共补贴航运、港口企业1.37亿元,补贴“汉新欧”班列财政6.32亿元,对航空货运航线给予奖励1.03亿元。
  ——发挥财政扶持作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2017年,对全市164家成长性企业给予贷款贴息补贴4000万元;给113家小微工业企业给予贷款贴息和担保费补贴1339万元,对20家中小企业给予融资租赁费用补贴385万元。
  设立运作小微企业融资应急资金,运作一年多,累计发放金额15.54亿元,帮助小微企业获得续贷支持20.18亿元,为企业节约融资成本3000余万元。
  ——深化“放管服”改革,降低制度性交交易成本
  目前,市级保留实施的行政权力事项由4530项进一步减少为1798项,行政许可类事项由339项减少为155项,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由52项减为48项,投资项目核准由55项减为46项。
 
四大难题困扰实体经济运行
  尽管近年来市政府有关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帮助企业降低生产经营成本,激发市场活力,优化发展环境,取得了一定工作成效。但谈及此项工作,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党蓁坦言,当前实体经济运行中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运行成本较高。
  “集中表现在:原材料成本大幅涨涨,企业用工成本相对较高,市内运输成本偏高和融资难、融资贵四大问题。”党蓁分析指出。
  1-5月,工业生产者购进原材料价格指数为109%,出厂价格指数为105.2%,购进价格指数比出厂价格高出3.8%。“原料价格购进价格上涨快于产品出厂价格,导致整个工业特别是中下游行业成本上升。”
 
委员支招
  财经委员会调研表明,企业获得感不强。武汉的经营成本比较优势不明显。实体经济企业仍存在成本压力、资金瓶颈等困难和问题。虽然企业成本上涨是市场机制和非市场机制共同作用的结果,但是有些与政府管理部门的监督管理行为相关,需要进一步改进政府管理与服务。
  
“推进创新改革,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
  ——黄长清(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预算工委主任)
  要抓住国家振兴实体经济的发展机遇,立足我市实际,以硬措施改善软环境,落实好各项降成本重点任务。特别要加快推进创新改革,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加快推进国企国资改革,在市场准入、要素配置等方面创造条件,使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更好地参与市场公平竞争。深化“放管服”改革,以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为重点,深入推进审批服务“马上办、网上办、一次办”改革,规范中介服务。切实加强知识产权等产权保护,建立统一透明、有序规范、责权明确的市场监管机制,建立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
 
“武汉地区金融业要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
  ——谌赞雄(市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副主任委员)
  实体经济是金融的根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立业之本。 
  金融机构要树立新的金融安全观。武汉的金融业要回归本原,脱虚向实,服务实体经济,树立全新的金融安全观和发展观。
  从制度、绩效考核和操作层面上,明确支持实体经济、民营中小微企业,推进体制机制创新,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内生动力;改进激励约束机制,纠正过于追求短期的股东回报和收益,而忽视实体经济要求和长期稳健发展的绩效考评体系;在绩效上,加大对民营和小微企业支持的考核权重,放宽对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设置小微企业贷款管理考核激励约束机制和尽职免责机制,新增贷款中民营和小微企业的贷款的占比,实行差异化的利率。
 
“解决融资难和融资贵问题需要政府和市场相结合”
  ——刘成奎(市人大常委会委员、预算工委委员)
  融资难和融资贵,是个世界性难题,尤其是中小型企业。
  银行存在着安全性、流动性、效益性的“三性”要求,因此,要解决融资难问题,发达国家的经验是,通过政府单独成立一个再保险和再分配公司或者机构,分担解决金融机构向企业贷款的风险。
  要解决这个难题,一方面需要机制创新。目前,银行对贷款企业要求抵押,这是对小企业,无疑是变相加重了负担。在我省有不少再保险或者再担保、再融资机构,设立的初衷都是要减轻中小企业融资问题,最后都不约而同地都要求企业提供担保,提供房地产担保和抵押,变相加重企业的负担。另一方面,需要政府和市场相结合,成立类似再保险公司,分担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