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各区人大>新洲区人大

强化代表意识 倾力履职尽责

来源:作者:发布日期:2015-12-25 | 点击次数:

 

 

新洲区人大代表 梅定国

 

  我是来自民营中小企业的代表,当了两届区人大代表,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切身感悟。

 

为谁当代表?

 

  “人大代表人民选、选好代表为人民”,我觉得,这不仅是一句口号,更是一个根本的立场。

  作为人大代表,就必须深入群众,倾听心声,了解群众想什么、盼什么、希望代表做什么;履行代表职权,就要对人民负责,代人民进言,为人民办事。每次发言,都要想着人民的意愿;每次举手,都要代表人民的利益;每次投票,都要反映人民的心声。

  我初当代表时,总是想着自己企业的事,审议发言站在企业角度,提出议案、建议也只想着为本企业修条路,或是解决用电问题。

  通过学习培训和参加代表活动,使我明白了自己不是本企业的代表,而是殷店选区、双柳和全区人民的代表,履行职责必须代表广大人民。

  区四届人大一次会议期间,正值浙江的客商要来洽谈一笔大业务,如果谈成了,能极大地提高企业经济效益。在家打理业务的兄长打电话劝我回去,说缺我一个会照开,如果不回,有可能是一大笔损失。我毅然回绝了兄长,并与浙江客商通话说明情况,求得他的谅解,并在晚上赶回参加了接待,第二天一早又赶到区里开会了,并把我收集的民情民意在审议报告时反映出来,把撰写的议案、建议、在人大会议上提交上去。

  还有几次,街人大工委组织代表活动,都是我计划的出差时间,我接到代表活动通知后,要么叫副手代行,要么推迟。对于这一现象,我的几个合作伙伴不理解,说我不参加经营活动损失的是自己的钞票,不参加代表活动毫无损失,最多领导批评一句。但我认为,参加代表活动,是代表整个选区、或全双柳人民行使权力的,如果我不参加,就有一方民情失声、一方民权缺位。而不参加经营活动,顶多损失自己的经济利益,再说派副手去也不见得有损失,即使损失了,以后也赚得回来。因此,我坚定了一个信念:就是当企业经营活动与人大代表活动撞车时,让路的,必须是企业经营活动。

 

当什么样的代表?

 

  初当代表时,我看到一些代表,开会鼓鼓掌、讨论捧捧场、会后就不声不响。虽然说,只要不犯错误,一届5年,代表照样当到头,但是,我觉得这种“哑巴代表”、“陪会代表”、“挂名代表”,有损人大代表的形象,玷污了人大代表这一崇高的国家职务。

  我就认真学习《代表法》和有关人大业务知识,积极主动参加人大代表活动,在履行代表职务中,逐渐实现了由“荣誉型”向“责任型”代表转变,由“会期型”向“全程型”代表转变,由“单一型”向“复合型”代表转变,由“被动型”向“主动型”代表转变,尽最大努力、发挥人大代表的积极性。

  在区人大的培训、指导下,我现在审议发言能说,视察调研能搞,议案建议能写。

 

当代表干什么?

 

  经过9年的实践,我觉得,当代表就要说实话、建诤言、献良策、树形象,就是要按《代表法》的要求,行使好权利、履行好义务,开展好会议期间的工作,参加好闭会期间的活动。

  近几年来,我走访中小民营企业,他们普遍反映融资难、融资贵、融资繁,很多有前景的产品,因资金问题而无法生产,我与其他代表就将这一问题写成调研报告,并提交区街有关部门,得到了区街重视,区组织政、银、企对接会,创新融资形式,简化贷款手续,一批有前景的企业顺利融资,推动了全区经济发展。

  前几年,我们区经常突然拉闸停电,企业和群众生产生活受损,企业停产,群众家里不是烧坏了冰箱、就是烧坏了电视。我同其他代表一道,到供电所、供电局反映情况,并提出关于停电提前告知的建议,得到了供电部门的重视,从此每次停电都能提前通知,得到了广大企业和群众的好评。

  去年,我村进行“两委”换届选举,派姓林立、情况复杂。作为汪铺土生土长的人大代表,我利用在汪铺的影响力和人脉关系,做宣传、讲程序、搞稳定,有人说我爱管闲事,但为了汪铺村的未来,为了全街和谐稳定,这个“闲事”我要管!在工委的坚强领导和大家的努力下,汪铺村的换届选举终于平稳顺利完成,选出了广大群众公认的“两委”班子。

 

怎么当好代表?

 

  我不算一个优秀代表,但通过近几年、特别是本届的实践、以及看到身边和材料上的优秀代表事迹,我觉得要想当好代表,必须苦练“基本功”,就是要努力做到“五勤”:即脚勤,多往下面跑,接地气,只有这样才能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打成一片;耳勤,多倾听人民的意见;脑勤,多调研、多思考,写调研报告、写议案建议;嘴勤,不论是会议期间、还是闭会期间,都要多代表人民仗言,为群众说话;手勤,就是不管在企业经营、还是社会活动中,要多为民干实事、做好事。去年,我在“下情上达”活动中,提出了“规范拆迁行为,推进阳光拆迁”的意见,有些村房屋拆迁、变相提高标准、扯皮的得利益,造成拆迁不公,影响拆迁进程和社会稳定。假如我不多跑一些村湾,多进一些农户,不收集、倾听群众意见,我就提不出这些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