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各区人大>武昌区人大

主任接待日:用诚意赢得群众的信任

来源:作者:殷 娜 杜 涓 | 发布日期:2017-11-30 | 点击次数:
——武昌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幸平接待代表活动侧记
 
  8月23日,是武昌区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幸平的主任接待代表日。早在接待日前,张幸平收集了8位与会代表的意见和部分建议,为了让接待日有的放矢,他提前进行了实地走访和调研。
  武昌区坚持开展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接待人大代表日活动已有5年。它让主任接待代表与代表联系群众实现有机对接;走进街道代表工作室、社区代表接待站,使主任接待代表工作沉到底;开通了代表与政府部门沟通的“直通车”,实现了提办双方良性互动,推动问题真正得到解决……可以说,直视问题不回避,在武昌已然成为常态。
   
“红房子”破囧
  “看不出这‘红房子’是‘别有洞天’!”
  7月18日,区人大代表秦健来到水果湖街洪山路6号走访选民。“旁边的办公楼看着窗明几净,这边住宅楼简直就是隐患重重!”
  水果湖街洪山路6号(俗称“红房子”)属上世纪五十年代建造的五层楼房子,矗立在省府对面,其前身是湖北省教育厅办公用房,产权单位为湖北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湖北省教育厅代收取水电费。房屋用途主要用于门面及单身宿舍,房屋楼层分布:一楼为门面,二楼至五楼为省直单位原拆迁安置房及部分省直机关单位单身宿舍。
  “一共5层,住户46户,仅4户为常住户,其他多为租户或转租户居住。”洪山社区主任童汉平介绍,“房间面积一般在16平方米左右,租金300元/月。”
  该楼地处水果湖黄金地段,租金却如此低廉,无疑十分抢手。
  “所有公厕水管老化、地面防水层破裂、墙面漏水,四楼公厕墙面漏水至三楼楼梯间的电表上。由于没有独立厨房,住户都在走道做饭,墙面油垢密布。一旦出现火灾简直不堪设想。”秦代表顿了顿,“张主任,您该去看一看!”
  “感谢秦代表的监督,前几天我去过现场,的确触目惊心,必须要改!”被“点名”的张幸平直言。
  “要彻底解决,就要进行功能整改,这需要和产权单位进行协商,估计需要一段时间。”张幸平说,“在协商期间,也要拿出一个暂时的解决办法。”
  张幸平主张先解决过道厨房隐患:“筒子楼过道的百家食堂不是风景,而是消防隐患!”他要求,每层楼拿出一间房作为公共厨房,解决过道做饭问题。
  “张主任,‘红房子’的问题由来已久,几乎是每年都有代表提出相关问题,2014年武昌区曾经改造过一次,但是仍然没办法从根本解决问题。”武昌区公安局警务指挥处副主任吴杭松解释,要根本解决问题,就要明确责任主体,还涉及对住户的清理问题。“主要涉及到几个省直单位的产权认定,以及一些省属单位的居民遗留问题,这需要下决心花大气力去协调!”
  “下雨漏水,平时隐患重重的‘红房子’要这么一直尴尬地立在省政府对面?要彻底解决,首先要让它‘有人管’!”张幸平深思片刻,“我们要主动上门联系衔接,多做工作,‘硬骨头’也要啃下来!”
   
校前违停把脉究“根”
  “校前违停,全市各个学校周边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但是,是否因为是共性问题,就置之不理?任其发展?”区人大代表李林开门见山。
  与选民的接触中,李林代表发现不少居民反映,武昌实验小学至复地东湖国际中学门口一带每天上下学出现违停高峰。
  “连续几天,我专程在早晚上下学高峰来到兴沪路区域,发现群众反映的问题属实,违停的车辆把原本就较窄的道路几乎堵死了,轿车、电动车、自行车、行人全挤到一起,也把安全问题摆到我们面前!”李代表调研发现,除高峰时段的违停外,该路段的交通管理也存在一定问题。
  “禁停标志、引导标识等位置设置不当,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违停。”李代表坦言,看到禁停标识时已到了校门口,交通指示标识并没有发挥提前预警的作用。
  校门前高峰违停到底该怎么治?
  “这是个难题,但是交通部门一直也都在积极作为!”武昌交通大队大队长冯崇湖解释,针对这一路段,前期采取了划线、立牌、增加民警疏导等办法,但收效不明显。
  “李代表提出标志、标识设置不合理问题,我们会完善标志、标识的设置,同时对该路段增点设岗,安装自动微型抓拍探头,从而减少违停现象。”冯大队长诚恳地说。
  增加标志标识、抓拍探头、民警巡逻……这些能够从根本上解决校前高峰违停吗?
  7米宽的双向两股车道,两侧无非机动车专用道,无疑属于机非混行路段。私家车接送学生是刚性需求,周边道路却无配建停车场,车辆势必只能停靠路边,在上下学高峰,校门前路段必然出现长时间占用道路资源现象。
  尽管交通管理部门的态度积极诚恳,却依旧无法让与会代表们放下心中的疑问。
  “一个违停200块,正常情况谁想停?但是,出于安全等多方面因素考虑,家长都希望能够看着孩子进校门,那么有时对于家长而言就是不得不停!”张幸平接过话茬,他坦言自己曾在江岸片区生活过,每天经过坐拥育才幼儿园、育才一小、育才二小的花桥片区时,常常被堵得水泄不通。“即便这样,市民们一边抱怨着拥堵的交通,一边又能给予理解。”
  “会前,非高峰时段,我也走过一次这条路,路很窄,刚刚能够走两辆车。完全可以想象,当一辆车停下来以后道路的拥堵情况。”张幸平边说边比划,“刚刚交通部门拿了很多举措,很好,但是我觉得都没办法从根上管住违停!”
  “高峰时段校前违停的根源在哪里?根源在家长对孩子安全的重视,所以,要联合学校一起发力,呼吁绿色出行,让学生、家长接受这种出行理念,或许见效会慢一点,但却是从源头的疏导。”张幸平呼吁,人大代表要发挥作用,走进校园,宣传绿色出行,发动各个学校的能动作用。
  “可以发动学校内的家长委员会,设立家长执勤日,轮流负责将到校的学生集中送入校门,让送孩子的家长放心即停即走。”区人大代表孔辉献策,“类似的做法在很多城市都有,效果也很不错。”
    “感谢各位代表的出谋划策,要做好校前高峰违停,的确需要社会多方的协力,作为交通管理部门,我们会主动和学校联系,开展‘文明出行’进校园的宣传教育活动,希望能够从根源上解决校前违停。”冯崇湖积极表态。
 
群租房背后的无奈
  “推开房门,两居室的房子放眼看去全是床,随处可见接线板,手机、充电宝、电脑、电扇的电线横七竖八散乱一地。”区人大代表高国敏描绘出这样一幅诡异的“群居乱象”,“这就是隐藏在小区内的群租房。”
  群租房是城市化进程中的“顽疾”,由群租房引发的公共安全事件和各类纠纷、矛盾屡见不鲜。尽管各地纷纷出台措施,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多地多次对群租房现象开展整治行动,但群租房依然屡禁不止。究其原因,在于低收入人群对廉价住房的巨大需求。
  “大家说,住在这附近的居民是不是得提心吊胆过日子呢?”高代表反问与会者。
  高代表所指是地处水果湖汉街商圈核心地带的机安社区,该社区东邻中北路,南接洪山广场,西望沙湖,北依楚河汉街,人口密集且流动量大。
  “该小区内群租房现象日益增多,因群租房产生的楼板渗水、漏水、噪音扰民等问题时常引起邻里纠纷。”高代表说,由于群租房人员身份复杂,一套房内安装数个电表,电线乱拉,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
  “居民对此意见很大,但是由于没有相关法规进行管理,群租房现象无法取缔,成为小区管理的顽疾!”高国敏忧心忡忡。
  高代表的担忧引起区人大常委会水果湖街工委主任黄丰宙的共鸣:“这不是个案,是目前不少核心区小区内存在的共性问题,就在前不久,我们走访选民发现,一户一室一厅的房子居然住了16个人!”
  群租房要不要管?怎么管?谁来管?问题横亘在所有人面前。
  “水果湖街机安社区‘群租房’乱象,确实存在!”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党委书记倪方肯定地说。
  2014年武汉市委、市政府曾下发【2014】42号文,关于开展出租住房综合整治工作的通知中要求严查“胶囊房”、群租房等现象,并对“两房”(指胶囊房、群租房)做出了界定,首次明确群租房的认定标准以及处罚措施。
  “2014年全市大力整治后有所改变,但是近来又迅速抬头,且有蔓延之势。”倪方解释,仅就2016、2017年区房管局就接到群众举报31起。
  “从东亭派出所对机安社区沙湖公寓小区和安顺星苑小区的居民住房现状进行的清查情况来看,形势不容乐观。”市公安局武昌分局副局长卢炜坦言,机安社区沙湖公寓小区现有住房384套,80%为出租房,其中,约120套为群租房。安顺星苑小区现有住房956套,其中群租房412户。
  “对于那些擅自改变了房屋使用性质,或者将住房原设计的房间隔断后出租的,我们可以依据《武汉市房屋安全管理条例》进行相应的处理,但是群租房不同于‘胶囊房’,大多没有改变房屋用途,也没有经过隔断。”卢炜略显无奈地说,针对这些问题如何处理,现有法律法规无明确规定。
  由于无法取缔,公安部门在现有基础上,加紧了对外来人口和消防隐患的管理。据了解,目前,东亭派出所已经对机安社区涉及群租房小区进行流动人口登记制度,同时对于存在消防安全隐患的出租房下达《消防整改意见通知书》,仅就沙湖公寓小区和安顺星苑小区分别下达80余份和270余份。
  “目前的确难以从源头上管住违法行为,取缔群租房,仅靠一、二个部门,现实操作中难以根本解决问题。”卢炜坦率地说。
  “难,的确很难!”张幸平顿了顿,继续说,“但是,同志们,试想一下,你的隔壁是一户甚至两户群租房,每天20多个陌生人在你的隔壁生活,你觉得你的生活能不能舒心、安心、放心?”
  “反过来,这些群租者大多是来自服务行业,由企业出面租房作为职工宿舍的,应该说这些租住者自己也不愿意。”张幸平认为,治理群租房在现阶段首先要以人为本,将宣传教育工作做实,从住户、业主、企业、物业企业、街道,到公安、房管、城管、建委等多方联动,采取综合执法。
  “法律法规上的真空的确为管理带来不便,但是按照目前情况,武昌可以统一认识,对【2014】42号文进行统一规范的解读,规范处理方式。”张幸平说,“即便无法从根本上完全取缔群租房,但是我们要做到减少群租房的居住人数,降低消防隐患,加强外来人口管理,减少周围居民的生活影响程度。”
  显然,群租房问题画上的句号并不完美,但事后当高国敏代表将这次会上的办理结果如实回告给居民时,却出乎意外地得到了许多居民的理解和支持。
  “我是带着歉意去的,结果却让我很意外。”高国敏代表淡淡地笑了笑,“居民们说,政府确实是用了心,给的回复都是实在话,都不容易,相互理解吧!”
  在这个坚持了多年的沟通平台上,解决了问题,推进了工作,也留下些许遗憾,但是,因为它的存在拓宽了选民反映问题的渠道,政府的诚意也赢得了更多群众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