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各区人大>武昌区人大

聚焦“起跑线”之困

来源:作者:殷 娜 蔡益人 | 发布日期:2015-12-24 | 点击次数:

——武昌区人大常委会督办重点建议案小记

 

  学前教育是多年来的热点。不少市民曾戏言,“入园难,难于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收费”。“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边”,曾经美好的幼儿园记忆,何时变得如此沉重?

  2015年1月,武昌区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关于抓紧实施第二个学前教育行动计划,解决我区幼儿入园难、入园贵问题的建议》被确立为区政府办理的重点建议案。

 

74位代表点题“起跑线”

 

  “我想为小伢上幼儿园说几句。这几年入园难、入园贵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普遍现象。武昌区中华路片满3岁的小孩有1001人,而本片只有一家公办幼儿园,再没有一家私立、民办幼儿园,满负荷只能接纳300人。中华路片的适龄幼儿只有30%可以就近入园,70%的幼儿无法就近入园,家长们十分苦恼。”

  2014年12月29日,武昌区第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代表小组讨论时,快言快语的彭汉英代表和盘托出会前调研的情况。

  为孩子上幼儿园上火着急的不止彭汉英代表一人,李斌、张鸿志、王妍、王琨等74位区人大代表也纷纷聚焦于此。

  代表们认为,政府和相关责任部门要高度重视这一民生问题,科学制定《第二个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通过采取有力措施,加大公办幼儿园的建设。同步加大扶持力度,推升普惠制幼儿园学位数。并在机构编制方面向学前教育倾斜。

  随后,这份经过反复斟酌的《关于抓紧实施第二个学前教育行动计划,解决我区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问题的议案》被提交到区人大会议上,后经过大会讨论决定确定为武昌区政府办理的重点建议案。

 

“山芋”何以如此“烫手”

 

  群众对学前教育的状况还不是很满意,期待加强和改进工作的呼声强烈,成为群众关切和亟待解决的一个突出问题。正值第二个学前教育行动计划即将启动,市政府提出了新的目标:“到2016年,在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就读的幼儿比例达到80%”。

  为了做好重点建议案的督办工作,从今年2月开始,区人大常委会对学前教育建设与发展情况开展了专题检查,制定了工作方案,成立了领导小组,收集学前教育相关资料,分别召开公办和民办学前教育机构负责人座谈会议、街道和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座谈会,征求对学前教育工作的意见和建议。

  “长达半年的调研工作,发现了很多问题。”教科文卫工委成员艾昌清说,“特别是对区内10所不同类型的幼儿园走访后,我们感觉这个重点建议案提得十分及时!”

  调研发现,武昌区学前教育存在以下几个突出问题:

  一是公办与普惠学位的需求缺口大,适龄幼儿入园形势严峻。由于地区大单位、大企业改革改制等原因,一些公办幼儿园停办,加上一些新建小区配建的幼儿园也多为民办,导致公办幼儿园和普惠幼儿园学位比例下降,“入公办幼儿园难、入民办幼儿园贵”问题凸显。

  二是学前教育分布不均,导致部分街道入园难的问题更为突出。据调查,该区黄鹤楼街、积玉桥街、粮道街和中华路街等数条街道公办幼儿园缺少,供需缺口大,一位难求,群众对此反响强烈。

  三是民办园收费价格持续走高,加大了普通群众对适龄幼儿进不了公办幼儿园的怨气。有的民办园高出公办园数倍,一般群众家庭很难承受。

 

一次别开生面的票决

 

  6月16日上午,一场大暴雨席卷江城,然而,武昌区机关荆南街办公区1号综合楼10楼会议室座无虚席。尽管很多与会者的鞋子都已经打湿,身边的雨伞还有雨水滴下,但是,他们赶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参加区第十四届人大第四次会议重点建议“关于抓紧实施第二个学前教育行动计划,解决我区幼儿入园难、入园贵问题的建议”办理情况通报会。

  而参与此次会议,他们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使命——投票选择补贴方案!

  “经过前期的筛选,我们就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提出了三个扩大奖补的建议方案,” 向悦开门见山地说,“方案一和方案二的侧重点都是扩大奖补范围,提高奖补标准,区别在于覆盖面和减免标准;方案三的侧重点是对常住人口子女就读民办幼儿园补助。”

  在区教育局展示的ppt上,与会代表能够清晰看到每一种方案的内容、经费测算、覆盖数据测算和利弊分析。

  “我认为方案一较好。”朱凌代表说,“整体来看,方案一每人每月直接减免300元,家长直接受惠更大一些,70%的受众面也不小。而方案二虽然受众面更大一些,但是每人每月减免200元,这个受惠度感觉低了些。”

  “而这三个方案外,还有多大的缺口?有没有能在未来实现突破?”彭爱莲代表发言,“就补助而言,有比无好,多比少好!只要是政府财政允许,老百姓当然是希望补助越高越好了!”

  “我作为这个建议的最初起草代表之一,参与了该建议的4次修改。”王琨代表坦言,3-6岁的儿童都应进入幼儿园,适龄儿童入园应该作为一项普惠工程,“我个人倾向方案二,因为这个普惠面略大一些。”

  “这三个方案我都反对。”与会者的目光纷纷落到发言代表傅萃清的身上。

  由于坐在后排,他起身拿起话筒说,“我的小孩已经上中学了,所以我对于入园暂无需求。但是,我反对的原因很简单。既然适龄儿童入园政府采取的是普惠原则,为什么不能实现100%的普惠?如果我选择了任何一个方案,那么剩下的那20-30%被排除在外的孩子呢?是否公平?”

  一面是实现100%普惠的美好愿景,一面是区政府财力有限的现实问题,代表们到底会如何选择呢?

  “投票之前,我想说几句。”向悦诚恳地说,“明年,我区会有1500-1600个新增学位建成投入使用,能够基本满足10分钟步行可上普惠幼儿园的目标。当然,有代表提出这几个方案都没有实现100%的普惠,对于这一点,我也很遗憾。按照目前的区级财力可能一步到位有困难,但区政府会持续关注和解决这个问题,让群众真正满意,请代表们放心!”

  经过会后统计,参与投票代表50人,收回48票(其中弃权票3人),方案一,扩大奖补范围,提高奖补标准(范围:8000元/年以下民办园,标准:3000元/生/年)得28票;方案二,扩大奖补范围,提高奖补标准(范围:10000元/年以下民办园;标准:2000元/生/年)得7票;方案三,发放常住人口子女“学前教育券”(标准:1000元/生/年)得10票。区政府将采取方案一作为重点建议案的办理方案。

  到目前为止,新增公办学位1350个,民办普惠学位近2000个,全区公办及普惠性幼儿园在园幼儿比例达到67.7%以上,学前教育已基本形成“容得下、上得起、有质量”的办学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