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各区人大>硚口区人大

硚口人大渐进的民主步伐

来源:作者:何 敏 | 发布日期:2014-12-04 | 点击次数:

  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之际,笔者走访了硚口区近几届人大常委会主任和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通过他们的回顾与讲述,重现硚口人大在民主进程中跋涉的轨迹,也看到民主法制建设不断前进的坚定步履。

 

雷松光:“把握监督重点,更好发挥人大监督作用”

 

  与党委合拍、与政府合力、与群众合心,这是我们开展监督工作的“三原则”。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雷松光说到此时,语调高了许多。依法监督本级“一府两院”,是宪法和法律赋予人大常委会的职权之一,但监督哪些方面、如何开展监督以及怎样达到监督效果,这都没有标准答案。在我们没提出这“三原则” 之前,存在着监督议题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重大民生问题脱节或联系不紧密的现象,影响监督实效。因此人大监督工作开展得不顺畅,政府也有应付之嫌。面对纷繁复杂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问题,需要我们为监督工作定“规矩”,这个规矩就是人大监督工作的“三原则”。同时还要结合本行政区域的实际情况精选监督议题、运用适当方式、掌握“拿捏”力度,因势利导、因地制宜,更好发挥人大监督作用。1998年重点对大力发展民营经济,推动第三产业的发展和调整大市场布局开展监督。1999年对全区食品卫生、无证照经营药品和无证行医综合执法开展监督。2000年对《建筑法》、《环保法》、《城市绿化条例》开展执法检查……多年来,我们通过决定区域重大事项,把握监督工作重点,延伸监督范围,创造性地运用监督方法,使人大监督工作在探索中前进,在开拓中发展,不断提高人大工作实效。   

 

邬沧涛:“代表‘接地气’是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的有力体现”

 

  在区十二届人大期间工作过的同志,对如何更好地发挥代表主体作用印象深刻。“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是时任常委会主任邬沧涛最常说的一句话。在访谈中,他回忆道,当时将代表当成荣誉称号的现象还普遍存在,有些代表很少深入选区了解民情,很少主动履行职责,基本处于被动履职状态;有的缺乏与选民的联系沟通,关系比较疏远,因此不能为群众代言;有的在会议期间甘当“充数代表”、“哑巴代表”,大会发言不能切中要点,不善于提建议、批评、意见,不能反映选区民众的意愿。人们戏称这些代表是“开会见面握握手,会中投票举举手,散会道别挥挥手”的“名誉代表”。如何使代表从“荣誉符号”向“法定职务”角色转换,当时主任会议经过密集的讨论,制定了一系列的制度和办法。建立常委会组成人员分工联系代表、主任接待代表日、走访基层代表等制度,形成了多渠道、多形式、多层次的联系制度;建立人大代表与选民的联系机制,代表定期回选区述职,加强代表与选民的联系;邀请代表列席人大常委会会议、重大事项向代表通报,让代表享有更多的知情权,拓宽代表知政渠道;组织代表开展视察、检查、调研活动,扩大代表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参与面和监督面;开展代表工作达标创优活动,增强代表在闭会期间的活动效果。这些举措就是让人大代表真正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倾听民生,表达民意,使代表工作更加充满活力。

 

彭有为:“关注民生、保障民利,是人大在社会发展中的新任务、新要求”

 

  为政之要,在于安民;安民之要,在于察其疾苦。人大及其常委会要本着恪守“为人民说话,替人民办事,让人民满意”的理念,切实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2006年,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成员对汉江水环境保护情况进行视察检查,在检查中,发现陈家墩码头正在装卸危险化学品。该码头距下游宗关水厂仅4600米。危化品一旦泄漏江中,后果不堪设想。主任会议果断决定对陈家墩码头影响江汉水源的情况开展监督。通过现场调查、组织市区两级人大代表开展视察检查,区人大常委会向市人大常委会提交《硚口区人大常委会关于视察检查陈家墩危险化学品码头情况的报告》,并在市十一届人大四次会议上,组织市人大硚口代表团提出《关于加强汉江水源保护,确保人民群众饮水安全的议案(原案)》。通过上述一系列举措,促使陈家墩危化码头于2007年10月15日关闭。2009年7月,针对汉阳紫霞观垃圾填埋场,给中心城区的大气、水资源、土壤带来极大的污染问题,区人大常委会加大了整改督办力度。但转移关闭垃圾场是市管业务,区政府协调解决有些力不从心。为了破解垃圾填埋场的难题,我们组织部分市人大代表起草了一份加快关闭汉阳紫霞观垃圾填埋场的代表建议送到了市人大。同时,区人大常委会城工委及时向市人大城环委反映情况,市人大城环委多次到市城管局督促协调,使汉阳紫霞观垃圾场于当年10月关闭停用,困扰着一江两岸25万民众大气污染的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

 

冯群翔:“发挥权力机关的作用,不断缩小人大的‘实际地位’和‘法律地位’的落差”

 

  本届人大常委会主任冯群翔更多地把目光聚焦在发挥权力机关的作用,还原人大“法律地位”。前些年,人大在民间被戏称为“橡皮图章”,这当然不乏误解的成份,但也有主客观原因。表现为人大的“实际地位”和“法律地位”有落差,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民主政治制度建设的进程。缩小这种落差关键在于处理好三个关系。人大是由人民(选民)选举产生的,宪法规定人大要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这就是我们平常说的“主权在民”。在实际工作中,常委会十分注意和不断丰富人民当家作主的实现形式,如常委会听取专项工作报告的议题、开展执法检查的项目、开展工作评议等都能广泛征集人民群众的意见和要求。常委会监督工作计划以及行使监督职权的情况,都能依法向社会公开。近几年,还设立人大常委会主任、副主任、人大代表与群众联系的沟通交流平台,逐步扩大公众对人大工作的有序参与。2007年就在全区11个街道组建了区人大常委会工作委员会。2013年,区人大投入35万余元,为11个街道和76个社区代表工作室(站)配备了电脑、传真等办公用具,近400人次市区人大代表依托代表工作室接待选民3300余人次,选民提出的拆迁安置、邻里纠纷、社保低保、就业养老、物业管理等611个问题,均得到有效解决和合理解释。其二是核心和中心的关系,我们现在经常讲人大工作要围绕中心,融入大局不仅要围绕中心开展工作,更要体现人民的意志、人民的利益。人大决定重大事项时,要从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核心出发,要对人民负责,比如对项目融资审议时,我们不仅关注融资对区域经济发展所发挥的作用,更对融资总量控制、用途控制、资金监管给出审议意见,确保短期效益与可持续发展的统一,归根到底是保障人民的利益。其三是监督和支持的关系问题。通俗地讲,就是在监督的过程中通过人大工作途径实现支持的转化,达到监督和支持的统一。比如,江汉北岸硚口区域的占滩民垸,这是硚口特有的一个民居现象,住房普建于上世纪初至60年代,由于处于河滩之内,地势低洼,每逢汛期,汉江水位一旦超过26米,政府就不得不将他们转移安置到周边学校或企业过渡。由于这些占滩房屋属于无证建筑,且居民多属弱势群体。占滩民垸不仅是个民生问题,还是影响汉江江滩建设的“瓶颈”,区政府有解决之决心,但无建设之能力。区人大常委会一方面督促区政府启动了汉江河口防洪及环境整治规划,制定江汉占滩民居的拆迁、搬迁方案, 组织安置房源。另一方面通过市人大常委会建议市里将汉江江滩整治列入市水务设施重点建设计划。
市人大会议上,市人大代表提出汉江(硚口段)北岸占滩民垸居民搬迁已经刻不容缓的建议,时任市长阮成发当场拍板并要求市区政府迅速制定方案,以最快的建设速度“让占滩民垸所有居民搬进新居”。实践证明,人大与“一府两院”虽然职责不同、分工不同,但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保障经济社会建设的有效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