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各区人大>江岸区人大

江岸区人大:“治水之战”没有旁观者

来源:作者:覃玉冰 | 发布日期:2018-01-16 | 点击次数:
  近年来,江岸区人大常委会持续关注防洪抗汛、城市排水、水质污染等问题,得到了群众的大力支持。2017年初,随着“四水共治”战鼓的擂响,每一个江岸人都更加积极地投身于这场持久战中,对他们而言,治水之战,没有旁观者。   
 
堤固江水畅
  防洪抗汛,对于拥有41公里漫长堤岸线的江岸区,绝对是“四水共治”的重中之重。2016年大汛,是江岸区近十年来最严重的洪涝灾害,充分暴露出了防洪体系存在的薄弱环节。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今年以来,江岸区人大常委会围绕“长江主轴”、“亮点区块”核心区建设,积极监督政府落实好防洪工作:除险加固沿江、沿河堤防;整合港口码头,清理非法采砂,开展沿江、沿河生态化改造;完善防汛指挥体系,落实防汛责任,修订防汛预案,加强监测预警和应急管理能力。
  4月,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王炜,副主任梁彦春实地调研兰陵门闸口等“四水共治”项目,提出防洪防涝是长期的工作,要从长远规划,相关部门形成合力,保证工程工期和质量。
  5至6月,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组成人员又先后到各自联系的防汛点位现场踏勘,要求做好防汛排涝预案,做到分工明确、责任到人、措施到位,打好防洪抗汛这场“硬仗”。    
 
逢雨不见海
  3月份的一次代表活动,恰逢天降大雨,参加调研的代表们发现,以往的易渍地段均未渍水,赞许之余,代表们也不忘勉励,“如果在汛期也能逢雨不见海,排水防渍工作才算做到位了”。
  代表们口中所指的“海”,正是困扰我市多年的渍水内涝之患。每到夏天,武汉降雨量骤升,渍水严重的路段几成泽国。曾几何时,一句“来武汉看海”的戏谑,透出了多少武汉人心中的无奈。
  正因为如此,解决城市渍水内涝,也成为了每年区人大会议上代表们必提的建议之一。
  江岸区地面比长江水位低2-5米,每逢汛期降雨,渍水必须通过泵站提排出江。始建于1954年的黄浦路泵站,担负着解放大道以东沿线地区的排水重任,常年超负荷的运转,加上城市的飞速发展,导致该泵站抽排能力严重不足,改建刻不容缓。
  在区人大常委会的协调努力下,总投资3亿元的黄浦路泵站改建工程已于5月底完工,建成后的泵站将极大提高江岸片区排涝防灾水平、改善辖区居住环境。
  此外,在区人大常委会的监督支持下,今年江岸区还加强了管道疏捞维护,提高了应急抢排能力,完善了排渍应急预案,推进了排水信息化、智能化建设,大幅提升了辖区排渍防涝能力。   
 
治湖清如许
  湖底招摇的青荇,湖面荡开的涟漪,眼前这一幅幅入画的风景,不禁让江岸区人大代表们由衷地感叹:“鲩子湖回来了!”。
  地处台北路宝岛公园的鲩子湖,是江岸区最热闹的城中湖之一。由于封闭水体的来水主要为雨水,环境容量和自净能力有限,水质问题成了多年来困扰鲩子湖的“老毛病”。“四水共治”启动后,鲩子湖综合整治工程便成为江岸区工作中最重要的一环。
  三年前,在区人大常委会的支持下,江岸区投入1500余万元启动了鲩子湖综合治理工程。“不能满足于打打补丁,要治就要治彻底。”区人大代表李幼春对治理寄予厚望。
  首先是抽排湖水,沿湖查找渗漏点,截断周边渗漏源,完成沿湖6处渗漏点改造,铺设1600米污水管网。其次是底质改善,用微生物降解底泥营养成分,机械施工改变原有湖底形态,形成高低错落的水生植物种群。再通过逐步种植沉水植物,让水生植物覆盖率达到95%,采用生物网膜技术,提高水体透明度,同时建设湖区亮化和绿化工程。
  “眼看着湖水一天天好起来了,希望治理成果能够保持下去”李幼春高兴地说。   
 
渠头清水来  
  幸福二路明渠西起百步亭路,东止建设渠,承担着周边雨水及上游地区来水。近年来,因受到解放大道合流污水及周边社区污水直排影响,明渠富营养化严重,水体逐渐发黑变臭,沿渠7个小区2万多户居民生活深受其苦。每次市、区人大会议,代表们都会提交有关明渠治理的建议案,盼望早日解决。
  市、区水务局对代表建议十分重视,策划并开工建设雨污水管网混错接改造等系列工程,拟截流进入明渠污水、纠正建设渠服务泵站内的雨污混错接节点。明渠渠底清淤也同步展开,目前已经清淤约16000方,并同时对25处雨水排口分流改造,对上游护坡也进行了整治,改造整治后,直排入渠的现状可基本消除,能大大减轻明渠黑臭现象。
  为山九仞,岂一日之功。要打造成江、河、湖、渠良性循环的水生态格局,建设成水生态城区、绿色生态城区,江岸仍要苦心经营,进一步努力推进“四水共治”工作,区人大常委会也将一如既往协助推进治理工作,促进优化生态环境。